微整形变“危整形” 各种并发症触目惊心

发布时间:2019-02-24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吉林长春的何女士,去年2月经朋友推荐,找到当地某美容医院做双眼皮加开眼角手术。她特意加了500元,请“整形专家”主刀,整场手术共花费近万元。然而所谓“专家”并没有让她变得更美,“两边的双眼皮,一只7毫米宽,另一只9毫米宽。他们广告上说能精确到0.01毫米,现在两只眼睛大小不一样,而且右眼连睁开都费劲。”
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中国医疗美容安全信用峰会相关数据显示:2017年中国医疗美容产业增速超过40%,服务总量超过1000万例,超越巴西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医美第二大国。业内预计,到2019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将突破1万亿元。

在诸多医疗美容服务中,割双眼皮、隆鼻、丰唇、注射美白针、瘦脸针等微创整形项目,以其成本低、改观大、痛苦相对较小的特点,吸引越来越多的爱美之人,但像上述几位遭受伤害的消费者也不少。

中国消费者协会数据显示,2015年,在医疗美容和整形美容投诉中,涉及质量问题的占比增长6%,一些消费者美容不成反毁容;2016年,美容美发类投诉仍高居服务类投诉量前十,其中医疗美容约占16.4%;2017年前三季度,医疗美容在美容美发类投诉中的占比超过了17%。

火了美容“小作坊”

“现在的年轻人都很爱美,又逢寒假到来、春节将至,不少人会利用这段时间去做微整形。我劝大家还是要理性,不必都奔着明星脸、网红脸、高鼻梁和尖下巴整,毕竟手术和注射都有风险。”中国消费者协会常务理事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指出,盲目、冲动爱美是造成消费者整容“踩雷”的重要原因。

冲动爱美者抱持何种心理?

湖南长沙的姜女士在一家网络公司当主播,看到圈子里很多人做微整形,去年她也体验了一把。“我打了瘦脸针,打完后脸真的变小了!”她找的是一家知名民营美容机构,在当地开了几家连锁店。“他们有明星代言,广告投放力度大,看着挺有实力、挺可靠的。”

打瘦脸针不便宜,一针进口肉毒素打进腮帮子,就花了姜女士2800元。店家告诉她,要想保持住脸形,得持续打三针,半年一次。姜女士咬咬牙,索性做了个“永久瘦脸”。

针打完后,姜女士感觉脸颊两侧酸酸的,连鸡脆骨都咬不动。“难道有副作用?不会肌无力吧?”她有些担心,但医生告诉她,完全没有副作用。不过,距离第一针打完快一年了,她吃硬的东西仍然有些费劲。她还听说,有人打针后脸部僵硬,“笑起来都是歪的。”

为什么要整容?

“当看到丑的人都变美了,我也按捺不住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美啊。”姜女士说,自己性子急,在备孕期就去打了瘦脸针,对于美容医院到底什么资质、打针的医生有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,并没有亲自核验过。她对医院的信任度,基本取决于网络搜索和身边案例。“我一个敢割双眼皮的,还会怕打针吗?相比起来风险小多了。”

还有胆子更大的,直接接受“小作坊”式的微整形。

小卢是北京海淀区某高校艺术学院的研究生,平时很关注流行美妆。她觉得自己眉毛少,看起来没精神。“这眉毛吧,每隔一两年就有新趋势,早先流行一字眉,近来又是落尾眉,所以眉形得不断变化。”去年底,经同学介绍,她加了一个做微整形的老乡微信。“就是那种微商,文眉毛、打水光针、割双眼皮、卖进口美妆品,什么都做。”

熟人加老乡的关系,小卢享受到“折扣价”,花2400元做了一套“眉毛半永久”。她解释,半永久属于会褪色的文身,能保持两年,褪色后正好改做新眉形。

微商没有正规门店,文眉、打针全是上门服务。谈妥了价钱,隔天就有一位美妆师敲开了小卢家门。看到对方只带了纹绣笔,小卢问:“设备这么简陋,我会不会被感染?”美妆师让她放心,说这不会刺到真皮层,无痛又安全。

小卢回忆,40分钟的上色过程还是有一定疼痛,有的地方渗了血,但后来恢复得不错,再加上身边朋友也很少发生感染,自己就放心了。“半永久疗程分两次,一个月后,我又文了一次。”

这个微商团队有好几个人,经常在微信朋友圈晒广告。“他们业绩挺火的,一天接两三单,就能赚五六千元吧。”小卢说,对方曾告诉她,自己是经美妆培训机构训练出来的,还曾去韩国参赛,“不过我并没有看到培训证件,感觉也不是专业学医的,就是私人小作坊。”

非法整形机构风险大“一些商家宣称员工来自美妆培训班,或是到韩国受训,几周乃至几天就学成出师,我认为这完全不靠谱。速成培训不能赋予商家从事医疗美容的合法性,未经国家相关管理机构资质认证,就没有资格注射针剂或开展手术。”北京协和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助理、副主任医师龙笑说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