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友遭杀害24岁小伙入狱16年 写300封血书泣血喊冤

发布时间:2019-01-14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专访人物

温海萍,1978年6月29日生,江西萍乡福田镇双源村人,大学文化,原系江西省农业科学院职工。2002年2月22日,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拘,3月21日被捕,8月1日,被南昌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,同年12月21日,江西省高院改判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2018年5月12日刑满释放。

专访背景

16年申诉,300多封血书,泣血喊冤,温海萍从一个24岁的英俊小伙,变成一个40岁大叔,他失去16年零2个月20天的自由,失去了最美好的青春,人生命运被彻底改变。温海萍坚持申诉,希望能洗清冤狱,给自己给父母一个交代。2018年7月底,江西省检察院发布消息称“已确定办案组复查办理”。日前,华商报记者从江西省检察院获悉,该案已启动复查。华商报记者从申诉代理人斯伟江、罗金寿律师处证实,该案复查工作目前正有序进行,前景趋于光明。

温海萍属马,“性格温良,少年多灾,骨肉有刑”,他曾感叹自己的命运多舛。

2002年2月20日,江西省农科院植物保护服务部附近的试验田发生一起命案,温海萍的女友惨遭杀害,因为当晚两人曾见过面,第二天,温海萍被警方列为嫌疑人,指证称因女友提出分手,温海萍“恼羞成怒”而杀人。2019年1月11日,温海萍接受华商报采访时表示,办案民警对他采取诱供等手段迫使他认罪。此后,从死刑到死缓,再到坐牢16年出狱,青春和生活完全走样。

温海萍表示,出狱后他通过律师从江西省检察院询问得知,2006年江西省检察院草拟了复查报告,连同卷宗一起上报,但时至今日,没有收到江西省检察院的复查通知书。

11日,温海萍申诉案另一名代理人、著名刑辩律师徐昕表示,去年7月就与江西省检察院承办检察官沟通,请求尽快阅卷,并向江西省检察院申请复查并提起抗诉,以启动再审改判温海萍无罪。他对启动抗诉的结果比较乐观。如果启动抗诉,那就基本上可以确定结果,通过辩护就可以宣告温海萍无罪,也就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了。

谈死刑

“枪下留人”

捡回一条命

温海萍告诉华商报记者,2002年9月9日,收到南昌中院的死刑判决后,他怀着绝望的心给父母留下了遗书,表达对父母24年养育之恩未报的遗憾,和自己十多年寒窗苦读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悲哀,并向父母禀告一个事实:“我没有杀人,我不是凶手”。

温海萍说,拿到死刑判决书时,人彻底崩溃了,父母都是农民,没有啥背景,很多狱友说二审改判的希望几乎没有。”我当时和父母也见不上面,既然判了死刑,我就想好自己的后事,给父母留遗书……”温海萍说,“这份遗书我至今都保留着,每每看起就会流眼泪。”当时,看守所里的狱警给狱友都交代了,晚上要留人值守,专门看护他,怕他一时想不开寻短见。那几天,非常难熬,他只能躲在被子里哭泣,感觉天彻底塌下来了。狱友给他拿烟抽,让他缓解痛苦。本来不抽烟的他,也开始吸烟。

2002年9月28日早上,狱警喊他出号房,把他带进提审室。一名法警拿着绳索,另一名法警拿着写有“故意杀人犯温海萍”字样、打着红“X”的牌子。法警核对他的身份,温海萍这才明白了——他要上路了。法官问他还有什么遗言交代,温海萍说自己遭遇刑讯逼供,是被冤枉的,并对法官说,“我想知道我考研的分数,我考上了吗?”

一般的死刑犯被执行前,经常腿脚发软,哆嗦地走不了路,但温海萍并没有如此。一个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人,这时候还关心考研,温海萍异乎寻常的平静引起法官的注意。法官们到隔壁提审室商议一番后,走出提审室,随后狱警走过来对他说:“没事了,走吧。”

温海萍说,大汗淋漓的他,当时意识到自己捡回了一条命,甚至还产生幻觉:自己被无罪释放,大步朝外走。耳边突然传来狱警的喝止声:“温海萍,往哪走,回‘号子’去。”

返回号房,温海萍看到,他9月9日写好的遗书已被狱警收走,他的私人物品被清理后摆放在门口,还有狱警在他出门后帮他找鞋子:“要上路了,别光着脚穿着拖鞋,穿个干净鞋子吧。”

后来温海萍才知道,法警与法官商议后,决定暂缓执行死刑。 温海萍说自己命硬,经历了鬼门关。每年10月前后,都会处决一批犯人。事后,看守所指导员给他发烟抽,说你小子命大,这是他来看守所第一次碰到“枪下留人”。而那天和温海萍一起被带离号房的另外两名犯人,都被枪决。

谈血书

针扎手指

写下300多封血书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