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力:荣格的女性原则

发布时间:2018-12-05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丁力/文 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位异性

荣格在自传中说:“灵魂,意即阿尼玛,她与无意识有关。”阿尼玛在荣格和他的心理学中占有重要地位。男子的灵魂是女性,在女性的集体无意识之中则有阿尼穆斯,即男性原则,也是女性的灵魂。因为荣格是男性,他因个人的体验更多地论述阿尼玛。他研究的一个特点是他个人的经验常常起到主导作用,而他的心理非常敏锐,多幻觉和梦想,因此有神秘主义者之讥。很多人不容易接受他。

可是,在所有领域中有大贡献的人,不都是因为他们比别人更敏锐吗?而敏锐和敏感显然有女子属性。甚至在最注重男子汉气质的军队中,那些能够敏锐地抓住战机的人,才可能成长为杰出的统帅。有些人敏锐到令人不可思议,如有神助。印度数学家斯里尼瓦瑟·拉马努金使伟大的数学家都惊叹不已,他就说自己在梦中得到印度神的启示。只不过数学和科学是可证的(虽然数学家仍没有能够理解拉马努金提出的全部公式,科学突破也多出自“幻想”),而心理学的主张还不能做到完全可证。这部分因为在心理学问题上,人们往往以自己为标杆,而人的心理有差异,理性的人很难理解直觉的人,反之亦然。两性之间的互不理解也有这个因素,《男人来自火星 女人来自金星》的畅销就是一个证明。

柏拉图的《会饮篇》是一篇关于爱的对话。参加宴饮畅谈的有阿里斯多芬、苏格拉底等人。他们谈到,宙斯和诸神担心强大的人造反,于是把人劈开为两半。在被分开之后,男人们和女人们都寻求他们的另一半,原来同一个人的另一半,或同性的另一半,只有被分开之前的阴阳人才会爱上异性,因为他们(她们)原来就是这样的。这些会饮者相信,最高贵的爱是男人之间的爱。无论怎样,只有找到另一半,人才是完整的。

荣格追求的就是人的完整,但不是在同性之间,也不仅仅是肉体的爱。他认为,异性原则的显现能够促成人的性格趋于完整,而异性原则就在内心之中。他在《红书》中说:“那阳刚之气又如何?男子需要多少阴柔气质才得以完满,你知道吗?女子需要多少阳刚气质才得以完满,你知道吗?你们从女子身上找寻阴柔气质,在男子身上找寻阳刚气质。而这只会让男的更加男性,女的更加女性。但人在哪里呢?男人,你不应该在女人身上找寻女性的,而应该在你的内在找寻、认出她,因为那是你最初已经拥有的。”同样,女性也应该在她们的内在找寻阳刚之气。

荣格预告了一个中性时代的来临。确实,现代社会中的男男女女似乎正在变得更加中性。这或许是因为体力和暴力不再像在前现代社会中那么重要,而细腻、敏感早已成为精细的现代生活和工作中不可缺少的品质。女性在这些方面则有先天优势,而教育和工作则使她们能够更加独立。

荣格指出,弗洛伊德的性欲动机和父辈权威之说,掩盖了一个更高神祇的精神的原始意向,使他没有认识到阿尼玛的存在。荣格说:“弗洛伊德绝不是唯一一个含有这类偏见的人。在天主教思想的王国里,上帝之母及基督的新娘也是经过数百年之后,才最终被接纳进神圣的内室。”女子在基督教传统中的地位并不高。荣格说:“在新教和犹太教里,父权一直是主宰。”父权压制了女性原则或阿尼玛,不接受女性原则。同样,阿尼姆斯也受到压制,因为它使女子失去女性的特点。由此可见,两性之间的区别在相当大程度上是文化的产物。

荣格认为,阿尼玛是“更高的神”送给人类的。他说:“这位神祇将一个混合的器皿送给了人类,这是一个能将精神转化的神器,这个神器是一个阿尼玛。”“精神转化”,就是冶炼产生的精神变形。阿尼玛是神送给人的容器,必定能够容纳很多元素,如此才可能熔炼。这正是女性原则的意义之一。荣格说:“在哲学意义上的炼金术里,女性原则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甚至可以与男性原则并驾齐驱。在炼金术中,女性象征的最完美表现就是那个可以完成转换的神器。”在中国文化中,道教的内丹术也有精神炼金炉。《西游记》受道教的影响,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之火给了孙悟空火眼金睛,这双眼睛拥有的大概不仅仅是一种生物学功能吧。

作为灵魂的阿尼玛

荣格的“自性”(Self)原本是一个普通的词,就是自我,在荣格这里表示由意识与无意识结合而构成的完整的人。荣格在自传中回忆他的1938年印度之行。他说,看到阿育王所建的桑奇大塔,“我非常激动地感觉到,桑奇山应该是某种中心。佛教的新的现实正在此处向我展现出来。我觉得佛的生命是某种作为自性的现实存在,希求有人格的生命。在佛看来,自性是高于一切神性之上的存在,自性是一个统一的世界,它代表着人类经验的整体存在和世界的本质。而自性又包括了固有的存在和可知性的存在。若缺乏这二者之一,世界便不复存在。”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