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动悖论:锻炼无关减肥吗

发布时间:2019-05-13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  【环球科技】

  撰文 赫尔曼·庞泽(Herman Pontzer) 翻译 张文韬

  为什么运动对于控制体重收效甚微?人类又是如何演化形成一些独有的重要特征的?通过研究人体的能量消耗方式,这两个看似无关的问题都得到了解答。

  在传统观念中,经常进行体力活动的人比活动量较小的人消耗的能量多。但近期的研究发现,在传统的狩猎采集社会中,部落成员每天从事大量艰苦的体力劳动,但他们消耗的能量却与享受现代便利生活的人相同。

  如果人类的能量消耗是恒定的,那么人类的大脑等高能耗的特征是如何演化出来的?通过比较人类与其他灵长类动物的能量消耗模式,我们发现,在演化过程中,人类通过增加新陈代谢率,维持上述特征。

  1·还是没有找到长颈鹿

  在坦桑尼亚北部的热带草原上,生活着原始的狩猎采集部落——哈扎部落(Hadza)。他们以野生动植物为食,对当地的地形和动植物了如指掌,甚至比你对你家附近的超市还要熟悉。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。为了寻找一只被射中的长颈鹿,我们4个人已经走了半天路。前一天夜晚,近40岁的哈扎男子穆瓦萨德在25码(22.86米)开外向这只长颈鹿射出了一只装着钢制箭头的木箭,箭头上涂抹了可怕的自制毒药。这只毒箭射中了长颈鹿的脖子下方。穆瓦萨德让长颈鹿奔跑一阵,以便药性发作,天亮后它就会死掉。这个庞然大物够他的家人和部落的其他成员吃上一个星期,当然,前提是得找到它。

运动悖论:锻炼无关减肥吗

 

  我们这个4人团队的成员还包括亚利桑那大学的戴夫·里奇伦和12岁的哈扎男孩内耶,而穆瓦萨德是这个团队的首领。天刚蒙蒙亮,我们就从哈扎人的营地出发了。我们穿行在无尽的草原中,经过一个小时的搜寻,终于发现了长颈鹿留下的血迹。几个小时过去了,我们依然在烈日下追寻着这只被射中的动物,但是血迹却越来越稀薄。

  还是没有找到长颈鹿,不过至少我还带着水。刚过中午,我们躲在一片灌木丛的树荫下休息,穆瓦萨德思考着那只长颈鹿会往哪儿走。我带了大约1夸脱(约1.14升)的水,我想这足以帮助我们度过炎热的下午了。然而穆瓦萨德没有带一滴水,这是哈扎人的习惯。小憩之后,我们准备继续上路,这时我给穆瓦萨德递了一瓶水。穆瓦萨德笑着瞟了我一眼,一口气把一整瓶水喝光,然后把空瓶递给了我。

运动悖论:锻炼无关减肥吗

  这瓶水是我试验计划的一部分。我、戴维和耶鲁大学的布赖恩·伍德这一个月都跟哈扎人住在一起,这是科学家第一次直接测量狩猎采集部落的每日能量消耗。我们邀请了几十位男女参与者,穆瓦萨德就是其中一员。我们让受试者喝一种特殊的水,这一小瓶水就贵的出奇,水中富含2种稀有的同位素:氘(2H)和重氧(18O)。我们分析每位受试者尿样中的氢、氧同位素,计算出身体产生二氧化碳的速率,从而进一步算出他们每天消耗多少能量。因为具有直观、安全、精确等优点,这种双标水(doubly labelled water,DLW)法被誉为公共卫生领域测定每日能量消耗的“金标准”。但是,这种方法需要受试者把水喝得干干净净。我们煞费苦心,告诉他们必须把一整瓶水喝光,千万不能洒出来。穆瓦萨德看来是把我们的嘱托放在心上了。

  通过对哈扎部落的研究,我们对人体消耗能量的方式有了更深的认识。结合其他研究人员的成果,我们提出了一些令人惊讶的新观点。与通常的观点相反,我们得到的数据表明,无论进行多大强度的体力活动,人类每天消耗的能量是相同的。然而,与我们的灵长类近亲相比,人类消耗的能量更多。这些结论有助于解释两个看似无关,实则密不可分的问题:为什么运动对于控制体重收效甚微?人类很多独有的特征是如何产生的?

  2·卡路里经济学

  对人类演化和人类生态学感兴趣的科学家往往关注能量消耗,因为能量是一切生命现象的核心。科学家可以通过测量代谢速率了解任何一个物种:生命本质上是一个将能量转化为后代的游戏,生物通过消耗能量在演化道路上受益,而自然选择作用塑造了物种的各种特征,使得单位能量带来的收益最大化。理想情况下,这类研究的对象应该生活在与祖先相同的环境中,这里保留了塑造出人类特征的生态压力。不幸的是,现在很难找到合适的研究对象了,因为大部分人已经脱离了整天在野外寻觅食物的生活。在过去的200万年中,人类和我们的祖先几乎一直是过着狩猎采集生活。农业在距今1万年前才出现,而城市、工业和现代技术则是在几代人之前才出现的。作为世界上最后的狩猎采集群体,哈扎人成为研究人类在畜牧、汽车和电脑出现之前的演化历程的关键人群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