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身减肥已是红海,肥胖及并发症管理却还是块大蛋糕 |一个好项目

发布时间:2018-12-06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  “胖是一种病。”看到这句话你是不是有一种年纪轻轻已经病入膏肓的扎心的感觉?没错,这已经成了医学界的共识。

  早在1997年,WHO首届全球肥胖大会就提出肥胖是一种疾病;2013年,AMA拿出了充分的临床证据证明,肥胖是一个有关新陈代谢和荷尔蒙的多重疾病状态;2016年,AACE指出,“肥胖是脂肪组织过多引起的慢性疾病,治疗时应以肥胖的并发症及肥胖本身为目标。”

  数据也证明了肥胖是慢病的“发动机”。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研究表明,全球每年新增成人癌症病例中,近50万病例的发病与患者超重或肥胖有关。

  有市场需求就有生意可做。南大菲特就是一家针对肥胖及其并发症进行管理的创业公司,致力于驻院体重管理与慢病管理,产品包括由营养师、健康管理师提供的个性化定制套餐与代餐产品、硬件设施等,该套餐配合医院的药物治疗,售价3880/月,三个月为一个周期。

  “公司产品目前已覆盖50多家医院,服务5000余名患者,复购率为75%,20%以上的转介绍率,一个月平均帮助患者减重8-10斤。”南大菲特创始人兼CEO印辉告诉寻找中国创客(ID:xjbmaker)。

  挖掘空白且刚需的肥胖管理市场

  2013年,美国医学会明确把肥胖列为疾病,印辉发现国内的肥胖市场基本还是碎片化的,有需求的人群分散在美容院、健身房,这些方法虽然对减重有效果,但无法解决肥胖带来的疾病和并发症。

  中国保健协会减肥分会统计数据显示,中国约有3亿人超重(BIM大于24),有1亿人肥胖,2016年,全国减肥消费市场总规模超2000亿元。在1亿多肥胖伴有并发症的人群中,大部分都在用药物控制,没有通过包括饮食结构调整、心理辅导、运动指导以及定期教育等生活方式干预来控制。

  看到这块巨大且空白的市场空间,印辉将医学疾病和肥胖联系在一起,于2014年创办了南大菲特。印辉是北大汇丰EMBA,曾任省级三甲医院内科医生,从事专业体重管理已有六年时间。

  南大菲特创始人兼CEO印辉

  第一步是寻找患者和场景,公司首先切入的是有壁垒且刚需的医院,主要瞄准三大患者类型:肥胖伴有代谢综合症、肥胖伴有多囊卵巢综合症、青少年肥胖患者。据印辉介绍,肥胖患者可一个月减重8-10斤,肥胖伴有PCOS( 多囊卵巢综合征)的不孕不育患者可以平均提高30~40%自然受孕率。

  南大菲特的目标科室是肥胖和慢病患者集中的内分泌代谢科,以及一些医院的生殖中心。进入这些科室之后,还可以引导其它科室有需求的患者加入,解决整个医院的需求。

  “我们跟医院是共赢关系,这是一个新的患者类型,可以增加医院新的收入,推进科室学科建设,同时帮助专家管理患者,做好肥胖慢病患者的一级预防,减轻社会负担。”

  2016年,南大菲特拿到了松禾资本的300万元天使轮融资,在广东省入驻了十家三甲医院;2017年,美年健康投资了1000万Pre-A轮,公司从广东省扩展到了华东地区;2018年,公司拿到了A轮融资。

  三师共管+物联分享

  筑高体重管理壁垒

  南大菲特与医院合作提供的体重管理模式是“三师共管”,即“医师+营养师+健康管理师”,按照医院路径和疾病模式去诊断、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,配有短期干预和长期随访。

  具体来说,公司提供:人员、产品、仪器。人员包括营养师和健康管理师,能够帮助医生管理患者,减轻其工作量,通常1家大型三甲医院医院配备1个营养师,3-4家医院配备1个健康管理师。产品则是类似进驻到药房药品的代餐,仪器包括人体成分分析仪和体脂秤,检测分析的数据可作为医学诊断依据。

  如果一个肥胖糖尿病患者去医院就诊,BMI超过30,又有脂肪肝,医生会建议患者做体质分析。若发现患者腹部脂肪偏多,(研究表明,女性腹部脂肪超过80平方厘米,男性超过100平方厘米,患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会高出五倍)医生会开具相关的药物处方,同时开具医学体重管理套餐。

  之后患者就会拿到营养师为他定制的个性化治疗方案,包括饮食结构调整与运动管理等。患者在家通过体脂秤物联分享,每天早上测八项指标,一系列身体数据会传到后台,再通过APP、微信与营养师、健康管理师实时沟通,隔两个星期到医院复诊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