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获GGV、BAI等投资,小步的在线早教探索

发布时间:2019-01-01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伴随互联网发展而成长起来的80后、90后群体,普遍具有容易接受新鲜事物、物质生活丰富、学历总体较高的特点。在他们成为新生代父母后,对孩子的教育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教育不再只是九年义务、课外辅导和出国留学,早期教育的第一站越来越受到家长的重视。由此,市场上各类早幼教机构开始层出不穷。

“当我们说到早幼教的时候,如果忽略了家庭,那真的是忽略了一件最本原的事情。”彭琳琳说。她所创办的“小步在家早教”(以下简称“小步”),更提倡在家早教的做法。

据了解,小步通过APP及微信公众号,可以为0-6岁孩子的家长提供伴随式的线上家庭早教课程,同时辅以智能个性化的亲子游戏库、素材库、育儿知识库等工具,让家长可以在家实现对孩子的启蒙教育。

从2017年2月成立至今,小步的注册用户量累计超300万。同时,公司已完成三轮融资,累计融资额达数千万美元,投资机构包括GGV纪源资本、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(BAI)、金沙江创投、真格基金等。

与线下早教机构相比,小步的在线早教模式体现出哪些优势?它是如何获得投资人青睐的?

从职场妈妈到早教创业者

彭琳琳毕业于清华大学、斯坦福大学,她曾在咨询公司BCG、母婴电商平台蜜芽工作。有了孩子后的带娃经历,改变了她的职场轨迹。

“我当时休了六个月产假后重返职场,把孩子交给保姆带。保姆非常靠谱,可以照顾好孩子的吃喝拉撒。但我觉得对这个阶段的孩子来说,其实可以学习更多的内容。”彭琳琳说。

她指出,越早期的教育投资,能够带来越大的回报。中国的孩子到了3岁以后才开始上幼儿园,但0到3岁期间的教育对孩子的塑造作用是相当大的,早教可以对孩子进行全面、体系化的培养。

中国已经有部分家长有早教的意识,他们通常会选择线下的早教中心。但同样把孩子送往早教中心的彭琳琳发现,对于一线城市的家庭来说,往往存在距离上的痛点。早教中心通常是两三百块一节课,大概一周去一次。家长可能在路上需要花一两个小时,就为了在早教中心陪孩子上45分钟的课。而在这45分钟里,由于老师要同时照顾很多孩子,导致每个孩子能够有效锻炼的时间非常少。

于是彭琳琳开始在国外网站搜集资料和书籍,列了份孩子每天玩游戏和听音乐的清单,让保姆带孩子照做。后来,连高中学历都没有的保姆,甚至成为了小区的带娃明星。这件事让彭琳琳意识到在家早教的可行性,很多家长只是缺少获取科学早教方法的途径。

2017年初,彭琳琳创办了小步。她表示,小步做早教的核心是游戏和家庭。游戏是学龄前儿童最重要的一种学习方法,很多知识孩子都是在游戏中领会的。另外,小步所做的并不是简单的把线下早教课程搬到线上,它最大的特点是家庭化。

“0-3岁的儿童在家庭里度过90%以上的时间,小步希望让更多家庭理解,早教不只是专业老师的事,更是家长的责任。”她说。而且早教不一定要依托辅导机构,每个家长经过学习后,利用家庭空间和家里最简单的东西,也能实现在家早教。

但在家早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彭琳琳坦言,市面上可参考的案例中,都是老师在教室对很多孩子进行早教,有许多大型器具来辅导。当把早教搬到家里,其中的挑战在于,必须理解教学环境背后的基本原理,才能在家庭环境中进行重现,设计出新的体系。

知识付费趋势+亲子消费爆发

经过前期的探索打磨,小步的系统化早教课程逐步上线。公司目前已经吸引了累计超300万的注册用户,模仿小步的竞争对手也随之而来。

彭琳琳表示,小步的竞争壁垒在于品牌和数据两方面。用户对品牌概念的感知是有限的,小步专注于0到6岁孩子的早教,其它公司如果想做这块市场,并不能迅速得到家长的认可。第二,小步在给孩子推荐与年龄相匹配的游戏内容同时,有测试环节形成反馈数据,让产品可以不断调整迭代至最有效、最适合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内容,这对其它公司来说很难积累。

GGV纪源资本执行董事于红是小步的早期投资人,她从2013年开始关注教育,她所在团队曾投资作业帮、英语流利说等项目。

于红表示,投资小步是由于团队在市场上看到几个现象,一是人们开始愿意为知识付费,这意味着消费行为的改变。原来人们倾向于在网上下载盗版的文字、视频、音频内容,但现在人们愿意为别人整理好的知识去付费。这就像人们当年愿意相信互联网,在网上买商品一样意义重大。

另外,GGV当时也关注到另外一家做亲子相关产品的公司,那家公司的产品可能没那么好,但现金流情况特别好。GGV团队调研后发现,亲子细分人群有很强的消费欲望,这个领域值得深挖。于是团队找到了小步,并对其进行了投资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