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听自然、河流的独语

发布时间:2019-05-13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字号:

原标题:倾听自然、河流的独语(图)

入春前,几个无意下来,一个名叫李汉荣的陕西“老头儿”说:你把地址给我,我把《河流记》寄给你。你能把河流写成大地的伦理与美学,那我,就坐等一条或宽或窄或洁净或污浊或游鱼浮动或干枯衰败的水系,沿着古老的河道,从遥远的漾河开始……

角落里,去年三月种下的丁香,只开了一季白花,花开得有点儿勉强,一小朵一小朵萎靡着,却也散发出让人心动的香气。那一夜,我专门为了这满院的月光留下,站在温暖的春里,心思自然也就温暖了许多,我认真端详每一片叶子,从背面看脉络的走向,从轻浅的花蕊中,寻几个与丁香有关的故事。在小雀细微的鼾声里,我仿佛听到春雷潜伏在土壤之下,所有的生命都在它的鼓舞中变得生龙活虎起来。盼望着,丁香的根扎得更深些,那样就能碰到流浪的微沫,那里融有我撒入的肥料,多么希望,你能在充满营养的三餐里活成旺盛、不羁的样子。

一切的盼望就在这个初春画上句号,丁香树死了,原本活络柔软的身体,水分消失殆尽,现在硬梆梆、直挺挺地站在那里。可以用你的河流去拯救一棵植物的命运吗?在你用“树影、水声、波光、鸟语、蝉鸣”充当的自然背板前;在“泉、瀑、涧、溪、塘、潭、泽、池、汊、沟、堰、渠、湾、滩、湖、泊”……所有的液体前;在“莹莹、盈盈、潺潺、淙淙、滔滔、哗哗、浩浩、涓涓、隐隐、濛濛”之“水色、水声、水气、水光”之中,让我钟爱的丁香起死回生,赐它以生机,点燃我,点燃陆陆续续赶来的绿意?

它不挣扎,去的决绝又安然,形如一条河流干涸前的姿态。外力干扰下,水失去清澈的初心,越来越浑浊,越来越萎缩,直到最后像被堵住的动脉,一个不留神,那些貌美如花的记忆便毁于一旦。是的,大自然是何等的聪明啊,它懂得你对我有一分好,我就会示灿烂、斑斓与你的这个简单道理。放下《河流记》,放下与水有关的伦理与美学,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,我的任务是天天盯着另一棵树,不用去管我的目光是温柔,还是焦虑,我想两个充满阳气的物体相互给力、推动,应该会有一点回报吧。倒春寒,雨天,继续看《河流记──大地伦理与河流美学》忽觉得是天意,一边是水汪汪的记录,一边是水涟涟的雨,二者在这样的日子相逢,水定是知道水的心事,这种话无需多讲,美就是美的,这是一种可以让许多人忽略掉、却明明存在的诗意。

我是一个没有长性的人,从年轻到现在,几乎没有追过这星那星的,即便是看书或是文章,也只选择那些喜欢的、有感觉的、对口的、适合的、清秀醇美的、充满色彩及画面的等等,但必须是与我三观符合、审美一致的。跟汉荣老师缘起于遥远的中东国家卡塔尔,那时,我家先生在多哈工作,每年十一月生日过后,我都要去探亲,某一次出发前,翻了书架上的乱书后,发现了一本《散文》合集,打开看了几眼,有几篇文章很合我的胃口。人在外,还是要讲究一个舒服的,看书也一样,不能难为自己跟不喜欢的东西较劲儿,于是带上它跟我一起远赴他乡。

人在多哈的日子,惬意又无聊,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开所有的窗户,任由波斯湾的风、椰枣树晃动的身影、褐色大肚子的飞鸟,还有极刺眼的阳光,一股脑儿地奔涌而入。喝茶,看《购物记》,看李汉荣的“牛皮鞋、纯棉、罐头鱼、顶针、草帽、草鞋、阴丹布、笛子、农具店、连环画、瓶装水、丝绸店、华盛顿苹果、新西兰奶粉……”从开篇第一页起,我就被一种不可思议,外加不敢相信的线引领着,到十几页结束。啊!对我来说,这真是一次神奇的旅程,一个个不起眼,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统统披上了诗意、思想的衣服,不得不佩服、不惊异、不赞叹,这个李汉荣,得有多大的脑洞和厚度,才能洋洋洒洒地,在没有上天、也没入地的讲述中,就那么一恍惚,我便自然倒下而五体投地!

同在多哈的一位陕西朋友,知道我也喜欢写些小文,说:李汉荣知道不,他的散文可好了,我把他的微信给你,你加上吧!凡是美好的事情,皆源于自然,比如说我跟汉荣老师的相识;比如说他写的100多篇关于河流的文章;比如他用一连串的排比层层递进,重复倾诉──水及母爱、恋情、失落以及牛背、星空、孤独与感悟;又比如我们的文章同被收录;还比如看《河流记》像打开或闯入了一个巨大的充满真性情的词库,自然得让人动容!

大概是同样崇尚自然的缘故,读他的作品,就像在听一位假声男高音,几个花腔就把你抛进云霄,一个完美的滑音后,又带你扎根在山野中,陪伴故乡的河流环城而去,我就是被他飞扬的想象力和不失厚实的表达所吸引,这可能是因为我也喜欢用这样的方式去表达、传递,对自然万物的认知。前几日,朋友问我:你又画花了。我说:我喜欢自然的东西。因为热爱大自然,才能拥有源自天然的精灵之气,这种气场强大、幽密,上至山川河流,下到一株草,一只昆虫,我们互相包容,不功利地去爱对方,对方也会还爱于己。你的光或许很微弱,但是它还是可以照到该照到的地方。

哎,我在心里长叹一声,这个叫李汉荣的陕西“老头儿”其貌不扬,怎么会写出这么干净、悠长且美好的曲调呢?

对我来说,这真是一个待解之迷!

(责编:郭扬、吴楠)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